42、时事点评:反恐的同时也要反省


本次我们想借着时不时发生的恐怖袭击和打仗的风声说几句话,但愿这些点评,加深我们对很多问题的认识深度,也扩展我们看问题的角度和广度。

在听下面音频的时候,如果有些断断续续,你可以点击这里直接下载,然后再听就不卡了。如果你住在大陆以外的地方,请点击这里收听SoundCloud平台上的音频,会快很多。

kaola_fm_small
其它平台:多听 | 喜马拉雅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津真有味,我是主持人以西缅。

今天我想借着时不时发生的恐怖袭击和打仗的风声说几句话,因为我们虽然不想看到罪恶,但无论是从世界的大范围看,还是从我们身边来看,不顺心的罪恶事件无处不在。

一谈到恐怖事件或战争,大多数人采取的姿态,就是快速站边,很像小孩子看电影,新面孔一出场,总是问大人:好人坏人啊?

面对战争或可能发生的战争,人们选边的方式几乎千篇一律:人在战争的哪一方,就自然支持自己所在方,很像看一场球赛一样。我方一定对,敌方一定错。

然而,面对恐怖事件,众人几乎全部一面倒:不管男女老幼,不管政治信仰是否相同,都同声谴责制造恐怖的人和团体,仿佛不如此谴责的人就是无情,心就不是肉长的。谴责的理由也十分充分:施行恐怖的是魔鬼般的邪恶歹徒,被迫接受恐怖的是天使般的善良无辜,从表面看确实如此。为此,反恐就堂而皇之成了可以联合全世界各色人种唯一的旗帜和口号了。没有多少人愿意冷静下来,对产生恐怖的缘由和土壤反思并反省。

如果所谓的恐怖事件就是导致很多人死伤,那么,战争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了。因为现在见于新闻的所谓恐怖事件,多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策划的,再大的杀伤力,也不过导致几十人或上百人死伤而已(911事件蹊跷迷离,是个例外),而且是间歇零星的。但是战争却不同了,任何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都不仅仅是死伤一些人就完结了事的,而是可以长达几年甚至十几年。想一想,到底哪一个更可怕呢?

谈到恐怖,我们倾向于像小孩子一样,单是从邪恶或是正义这个角度来看问题。但却忘记了这一点:除了邪恶本身之外,另外一个培植恐怖的土壤,就是现实生活中贫富的巨大反差。

出于创造天地之主特殊启示的圣经,深深知道这个问题所在,因此在圣经里除了呼唤人转离罪恶归向真神之外,还在律法中特别设立的一个叫“禧年”的规定,即以“五十年”为一个大循环周期,叫活在地上的人经历“人得自由”和“物归原主”的大释放。禧年一到,卖身为奴的,将重获人身自由;卖地为贫的,将重新拿回自己名下的田产。如此这般,所有人都可以同时回到一个起跑线上。这就是圣经上所讲的“禧年”的精髓,好得无比,好得超现实,好得令人无法相信!

如果我们透过圣经里所说的“禧年”这个概念来反看现今的世界,不难发现其真正的顽症在什么地方。

以法国和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因着基督的信仰最先临到他们的缘故,无论在人身自由方面,还是在物质丰富方面,都远超于落后和发展中的国家。为此,这两个国家也是在移民政策上属于较为宽松的,使得很多不同种族和信仰的人进入他们的国家,这是他们能够包容别人的好的一面。但这两个国家较为突出的问题是:“人身自由”不等于“人得自由”——真正的自由乃是从内心深处认识真理,以致有能力动用人的自由意志,选择行神所喜悦的事。同理,因着人欲壑难填的贪心,“物质丰富”本身也不可能使得这些国家,主动推行禧年所要求的五十年一次的“物归原主”,叫所有人都同时回到一个起跑线上,大家一起再重头来过。前者的问题带来道德的下滑,后者的问题带来贫富的两极分化。而后来的移民,都是在信仰上比较保守,在物质上又相对贫穷的人——要这样的人融入西方越来越自由化的社会,潜在的问题是什么,不必多讲,后果可想而知。这一点从发生在欧洲的恐怖袭击多为伊斯兰教徒所为的实例,可见一斑。

说到这里,你有没有看到这样一个规律,那就是,无论是极端的有神论也好,还是荒谬的无神论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点:刀子手下见胜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还有一个群体我们也不能忽视,那就是早已在西方国家住很久或本是土生土长的人。当这些人落到贫富差距穷的那一面的时候,从什么都不信而转向极端宗教的可能性就大多了。对于这一点,我们从发生在美国的恐怖袭击多为本地黑人或白人所为,也可见一斑。

西方不是没有在缩小贫富差别这件事上做出努力,他们采取多向富人征税,减少或免除穷人所得税的方式,大大减少了贫富悬殊带来的社会问题。这是我们需要明确给予肯定的。

但是,从整体上来看,西方在精神追求方面,从原来主导的基督信仰,滑向现在的自然神和无神论,以致背道而心灵忧郁空虚;在物质追求方面,从原来主导的知足常乐,滑向现在富的更富、穷得更穷的光景,以致社会天平失去原有的平衡。这两个问题合在一起,使得其不能在对“禧年”的认识上,取得原本当有的领先优势。

在信仰上先起步的国家,如果在精神层面摸不到上帝的心意,其和平的环境就不会长久,也不可能在根本上促成社会的公正和平等。

两百多年前,有一个叫史威登堡的人,从另外一个角度给了我们一个值得思考的答案。在他的《最后的审判》一书中,从天堂和地狱整体善恶平衡的角度,提出一个独特的观点。他认为,当进入地狱之人远远多于进入天堂之人的时候,善恶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表明地上的教会就进入末后的衰败期。在这个时候,神就会允许审判的事情发生。

我们从神允许亚述帝国兴起,审判最先背道的北国以色列;允许巴比伦帝国兴起,审判后来背道的南国犹大,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的兴起,我们就会发现一个规律:再次的审判发生时,神也会叫我们跌破眼镜地看到,神会允许表面上看起来是更恶的人,起来对背道的国家发起攻击,甚至宣战。不明白这一点,我们就无法明白平时所看到的很多不平事件。

但愿我们看到,圣经所预言的末世的末了到了。人类正面临着一个新旧交换,进入一个全新的“千禧年”的时代。不从圣经所说的“禧年”观念看问题,很多事情都会使我们迷惑以致不能忍耐等候。不法的事情增多,人的爱心就会冷淡,爱神并彼此相爱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追求善良、和平的人啊,愿我们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


打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