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由妻子偷渡带出的自首经历


本次我们针对一篇由世界华文小小说作家总会秘书长记洞天先生整理的一篇名为《偷渡:妻子与丈夫团圆历险记》的文章,为大家作一些点评。

在听下面音频的时候,如果有些断断续续,你可以点击这里直接下载,然后再听就不卡了。如果你住在大陆以外的地方,请点击这里收听SoundCloud平台上的音频,会快很多。

kaola_fm_small
其它平台:多听 | 喜马拉雅

这个故事是匈牙利一间华人教会的陈师母告诉我的,我不得不惊叹生活中的真实,竟然会比小说还要小说。

陈汉章是1991年先于妻子刘淑岚出国到匈牙利的,走出国门到海外创业这可是一家人的大事,总得有个人先去探探路。可是等到刘淑岚要去匈牙利时,情势已急转直下,匈牙利已对中国取消了免签证,匈牙利是个仅有一千万人口的东欧小国,实在是顶不住中国人潮水般地涌入。刘淑岚办理赴匈签证时,一再地被拒签了。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山不转水转,那时正逢上美国飞机据说是误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的大使馆。这一炸,倒是使中国和南斯拉夫的关系更铁了。头脑灵活的国人乘此良机潮水般地涌向南斯拉夫。有时一天居然有四趟班机降落在贝尔格莱德的机场。刘淑岚也就是驾着这股东风来到南斯拉夫的。

许多的中国人都在贝尔格莱德落了脚,但刘淑岚的心却早已飞到了布达佩斯。可到了南斯拉夫她还是办不了到去匈牙利的签证,夫妻依然是分居两地。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刘淑岚可不想呆在南斯拉夫,再等下去她会发疯的,她决定花钱请蛇头帮她偷渡到匈牙利。

乡下人什么苦没有吃过,不就是跋山涉水,不就是忍饥挨饿嘛,这算得了什么?出发前,蛇头信誓旦旦地向刘淑岚保证:你一百个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你踏上匈牙利的土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刘淑岚们确实是踏上了匈牙利的国土,但却被匈牙利边防军给逮住了。这时,刘淑岚正想找蛇头理论,可老奸巨滑的蛇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刘淑岚倒是临危不惧,她在被边防军抓住之前,赶紧给丈夫发出最后的信息:“完了,我们出事了,快来救我!” 随即她毫不迟疑地将手机和中国护照丢在山沟里,结果边防军从刘淑岚身上什么也没有搜到。

有意思的事发生了,所有的偷渡者都被关进了监狱,等候被遣送回南斯拉夫,唯独对刘淑岚却作了特别的处置。

花开两枝,话分两头,此刻,我们回过头来说说陈汉章。当他得知刘淑岚决定偷渡时,不由地忧心重重,不知如何是好。已经信耶稣的他找到了华人教会陈师母诉苦。他对了陈师母说:“师母,这事你可一定要帮帮我,淑岚要偷渡来匈牙利,你帮我向神祷告,求神让她平安顺利地到达匈牙利,我们夫妻俩已经分居多年了,实在太需要团聚了。”

陈师母不知帮多少教会的人祷告过,可这样的祷告她就是在神学院也没有学过呀!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言9:10) 陈师母左思右想,终于找到了亮光。她对神祷告说:“神啊,我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向你诉求。偷渡的行为是你所不喜悦的,可你也说过,‘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4)他们夫妻盼望团圆,但又无法实现。刘淑岚已正正规规地申请了签证,可就是批不下来,迫不得已才走上了偷渡这条路。神啊,你爱世人,在你的眼中地上是没有国界的,可现在地上还有国家之分,国与国之间还要签证。刘淑岚是你的儿女,我就将她交在你的圣所,求你按照你的恩典去扶持这位姐妹。”

就在此时此刻,陈师母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一段熟悉的《圣经》金句:“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他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 神啊,太谢谢你了,你用《诗篇》第121回答了我。陈师母一无挂虑了,这一夜却睡得安然,睡得得香甜。

psalm121

可是第二天,风云突起,陈汉章哭丧着脸来找陈师母了,他急不可待地说道:“师母,糟了,糟了,淑岚被关进监狱了,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此时,陈汉章的脑子已乱成一团麻,都语无伦次了。

陈师母安慰他说:“别急,别急,我们先到狱中探望她,再想想办法。” 陈师母曾多次到监狱中给关在那儿的偷渡不成的华人传福音,因而熟门熟路。俩人来到监狱,可得到的答复是根本没有关押刘淑岚这个人,问监狱长可以上哪儿找到这个人,他干脆两手一摊,双肩一耸,甩出一句外交辞令:“无可奉告。”

当陈师母和陈汉章沮丧地走出监狱时,一位监狱看守偷偷地向陈师母招招手,他对陈师母说:“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人现在在这儿。” 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即递给陈师母一张手写的地址,并迅速地消失了。

陈师母和陈汉章找到了那个地址,原来那是座孤儿院。怎么回事,难道刘淑岚就在孤儿院里,会不会是监狱的看守骗了陈师母?既然人都来了,就打听情况再说吧。陈师母找到院长,果然有个新来的孤儿名叫刘淑岚,被安排在二楼204室。

原来,刘淑岚虽然已二十多岁了,却长着一张娃娃脸,加上又个子矮小,当边防军捉住她时从她身上搜不出任何证件。边防军问她:“Hány éves vagy?(匈牙利语:你几岁?)” 刘淑岚直摇头,她根本听不懂匈牙利边防军在说什么。陈汉章曾在电话中告诉她,匈牙利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陈汉章也不懂匈牙利语,他只记住一到十几个数目字,摆地摊和匈牙利人做生意时,就借助计算器进行交流。边防军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断定刘淑岚还是个孩子,于是将她暂时送到了孤儿院。

陈汉章终于见到了久别的妻子,他偷偷地将自己的手机塞给她,并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第二天,陈汉章公公开开地开着车子来到孤儿院。孤儿院不比监狱,不但没有荷枪实弹的看守,甚至连铁丝网、围墙也没有。陈汉章的车子到达时,刘淑岚正同其他孤儿们在操场上打球,陈汉章的车子就在操场上转了几圈,并向刘淑岚使了眼神,刘淑岚便找了个机会悄悄地上了车。就在当天的下午,一位牙医奉移民局之命前来检查几个孤儿的牙齿,从牙齿是可以准确地判定一个人的年龄的,可是他们怎么也找不到刘淑岚了。

陈汉章和刘淑岚就这样重逢了,不管怎么说夫妻团聚,总比让刘淑岚一个人呆在孤儿院好。

但是,他们俩每天读《圣经》后,刘淑岚心头总是有一片驱不散的阴影在笼罩着。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几个月过去了,她总感到心中的不安不断地加深,像一块石头压在心上,奇怪的是这石头一天比一天地沉重。有一天,刘淑岚对陈汉章说:“我是个伪基督徒,我明明是偷渡到匈牙利,可我却欺骗了匈牙利政府。”

陈汉章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刘淑岚捂着耳朵说:“我都愁死了,哪里有什么心情听你讲故事。”

陈章汉说:“别急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听完我的故事你就明白了。从前,有个国王左眼是斜眼,右腿又比左腿短了一截,是个瘸子。这么个丑八怪偏又要画家们来替他画像。国王要求画家只许绝对真实,不准任何美化修饰。画好了重赏,画不好斩首。第一个画家心想,谁都想美化自己,嘴上说绝对真实,不过说得好听而已。他将国王画成了一个美男子 ,双目炯炯有神,两腿健壮有力。国王见了,骂道:拍马屁的家伙,推出去斩了!第二个画家吸取了教训,将国王直的面貌画了出来,国王一句话也不说,满脸怒气地大手一挥,画家的人头落地了。什么原因你自己去猜吧。第三个画家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啊,他画国王正在打猎,右腿搁在石头上,自然看不出腿短了。握枪的国王正在瞄准,左眼顺理成章地瞇成了一条缝,自然谁也不知道他是斜眼,国王看了大为满意,重赏!你说这个画家拍了国王的马屁吗,可他画的完全是真实的,你怎么也挑不出剌来。在真实的背后,画家并没有说了违心的奉承话,这就是画家的高明之处啊!”

刘淑岚说:“你说的这个故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汉章:“怎么没有关系,关系大着哩。你就像那第三个画家,其实你并没有骗边防军,是他们自己看走了眼,把你当成小孩。”

刘淑岚说:“我有没有撒谎,我自己心里最清楚。骗得了人,骗不了神,人在地上做,神在天上看啊。”

陈汉章顿时无语了。过了好一会儿,陈汉章对刘淑岚说:“这样吧,我们明天去找律师,听听他们的意见。”刘淑岚点头同意。

第二天,他们来到了律师事务所。律师劝刘淑岚去警察局自首,按过去的惯例,因为你已在匈牙利生活了几个月,而你的中国护照又丢了,可能会关上个一年半载,就会释放,不会遣送回中国的。

于是,刘淑岚在陈汉章的陪同下来到警察局自首,承认自己是偷渡来到匈牙利的。法院认定刘淑岚是主动自首,认罪态度又好,判她入狱半年。

半年后,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陈汉章开着车子前来接刘淑岚出狱。刘淑岚对陈汉章说:“我今天早晨读《诗篇》时,读的是哪节金句,你猜得到吗?”

陈汉章说:“有意思,我来接你时,出门之前也读了《诗篇》中的一段金句。”

刘淑岚说:“那好,我们一起把这段金句读出来。” 俩人齐声朗诵:“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第一百零五节。”

俩人相视而笑,脸上洋溢着阳光。

tuanju

听了上面真实发生的感人故事,你有什么感想?故事虽然曲折,但结局很美,告诉我们:神看顾我们的需要,也体谅我们的软弱,只要我们转向祂,并敢于自首、面对我们自己的错误,祂就用怜悯待我们,即使地上的异国他乡都会用赋有人情味的方式善待诚实的人。

另外,我们也从这个故事看到,神看重家庭,看重夫妻团聚,因为神自己也渴望人类进入神的大家庭,以神为大丈夫,在主耶稣第二次显现的时候,让整个人类成为祂的新妇,领受祂无限的大爱。就像这对相爱的夫妻可以同感一灵,领受同一句经文一样,神与人也可以同享神的道,好叫祂借着我们彰显神的荣耀。


打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